酒器:诗意停泊,有容乃大

ab50912458e34791b142e153ed23af36_th.jpg

饮酒须持器。

上古之人临池用手掬,捧而饮。江湖豪杰,大多性情中人,以碗痛饮,快意恩仇。文人雅士,重饮酒情趣,持杯把盏,轻酌慢饮,写写诗,作作画,杯酒人生。

在酒入喉,下肚前,正是因为有了酒器,才有了酒诗意的停泊,酝酿出人们百变的情绪,生发故事,让大千世界更加精彩。

而“非酒器无以饮酒,饮酒之器大小有度”。

人们饮酒之时讲究酒器的精美与适宜,所以酒器作为酒文化的一部分同样历史悠久。在不同的年代及不同的地域,酒器各具特色。


陶制酒器


新石器时代仰韶文化—彩陶双联壶(口径6.5厘米、高20厘米).jpg


新石器时代马家窑文化—人形彩陶壶



新石器时代马家窑文化—人形彩陶壶.jpg


新石器时代大汶口文化——袋足陶鬶



远古时期的人们,茹毛饮血。火的使用,使人们结束原始的生活方式。农业兴起后,人们不仅有了赖以生存的粮食,还可以用多余的谷物作原料酿酒。酒诞生后,酒器应运而生。当时的生产力水平不高,人们的生活器具大多是用方便取得的材料,简单加工而成。所以当时专门的饮酒器具,是各种形式的陶酒器。

陶酒器朴素实用,造型多样。器形有壶、尊、觚、器和蛋壳黑陶杯等,从陶色上则可分为彩陶、灰陶、红陶、白陶、黑陶等。陶器上多绘三角纹、方格纹、旋涡纹、波浪纹、圆形纹等取自自然的纹样,表达先民对自然、万物的原始崇拜。


青铜酒器

洛阳钟鼎青铜器——四羊方尊.jpg


洛阳钟鼎青铜器——四羊方尊



钟鼎青铜器之天觚.jpg

钟鼎青铜器之天觚


夏商周时期,我国的青铜冶炼技术达到了很高的水平,广泛应用在生产生活中。这个时期也是我国古代礼制的成熟期,“礼以酒成”,无酒不成礼。酒器发展迅速,青铜酒器出现,种类丰富、造型奇特、纹饰繁复、制造技术精湛。

从史料和出土文物看,夏、商、周三代专用的青铜酒器可分为三大类。第一大类为储酒器,如青铜尊、青铜大壶、青铜鉴等。第二大类为盛酒器和温酒器。如青铜壶、青铜卤、青铜方彝、青铜瓮等。第三大类是饮酒器,如青铜爵、青铜驿、青铜角、青铜杯等。这些酒器多装饰“饕餮纹”、“羹龙纹”、“鸟兽纹”、“蝉纹”等,显示权力的尊贵,无不端庄厚重,古朴美观。

秦汉朝代更替之际,在我国南方地区,出现漆制酒器,取代青铜酒器,迅速流行开来。漆制酒器,与青铜酒器和陶制酒器相比,做工精美且轻便,讲究简炼、巧、实用。当时社会爱以其拥有漆制酒器的精美程度,来衡量贵族们社会地位的高低。


漆制酒器


西汉彩漆云纹耳杯及盒.jpg

西汉彩漆云纹耳杯及盒


c2fd72f0942d42c4ab0a238e90eab66e.jpg

西汉“君幸酒”云纹漆耳杯



漆制酒器分为盛酒酒器和饮酒酒器两大类,在形状上传承青铜酒器的形状特征,主要有槽、盅、壶、纺、卮、勺、杯等,其中饮酒酒器的形状多为漆制耳杯。酒器上的纹饰多源于自然的花鸟虫蛇、家畜野兽、山河日月以及植物形体,清新活泼,富有浓厚的生活气息。在湖北省的秦墓和湖南省的马王堆汉墓中先后分别出土了漆制耳杯114件和90件,其中出土于马王堆汉墓的漆画钟和漆画枋是古代漆制酒器的典型代表。


金银酒器

唐花鸟纹鎏金三足银樽.jpg

唐花鸟纹鎏金三足银樽


鎏金胡人头执壶.jpg

鎏金胡人头执壶


金银制饮酒器是古代使用最早的金银器皿之一。早在公元前四世纪,希腊军队的指挥官就讲究使用银杯喝水,也几乎是在同一时期,在中国发达富裕的楚国地域出现了国君使用的金杯。使用金银杯除其质地高贵外,也与消毒、防腐的特殊功能有关。唐朝是金银酒器发展的黄金时代。


瓷制酒器

景德镇梅瓶.jpg

宋代景德镇梅瓶


元 龙泉窑青釉褐彩高足杯.JPG

龙泉窑青釉褐彩高足杯


清乾隆 青花缠枝莲高足杯.JPG

清乾隆青花缠枝莲高足杯



宋元时期,是陶瓷生产鼎盛时期,陶瓷品类繁多。人们追求美学上的朴质无华,与平淡自然的情趣韵味。瓷酒器,精巧,俊美清秀,内敛沉静,显示出宋代器物的典型特征。盛酒用的梅瓶,纤瘦挺拔,一改唐时造型的厚重肥硕。高足杯,则为口大弧形腹,圈足很高,适于手握。当时柳斗杯的造型也颇有创意,如耀州窑遗址宋代作坊出土的青釉柳斗状杯,为小敞口,厚圆唇外翻卷,束颈、溜肩、鼓腹、小底、卧足,因其造型和纹饰与柳条编织的罗筐相似,故名柳斗杯。盏也常作为饮酒器具,盏较杯体量小。


明清时期,钧窑、汝窑、定窑等名窑盛产瓷酒器。明代的瓷酒器最有特色的是青花斗彩。清代珐琅彩、素三彩、青花玲珑瓷及各种仿古瓷酒器也颇负盛名。景泰蓝酒器则是明清时期较为尊贵的一种,典型代表是鸡首壶和青瓷鸳鸯注子。瓷制酒器一直沿用至今。


timg.jpg


酒器除具有盛酒、饮酒和制酒( 早期制酒工具) 等功能外,其形态各异的造型、艳丽缤纷的色彩以及丰富多彩的品种,使得酒器又兼具了很高的艺术欣赏价值,成为文化的载体。

正因为有了酒器的存在,才有王羲之兰亭雅集“曲水流觞”,王翰奔赴沙场前饮酒道“葡萄美酒夜光杯”,苏东坡游赤壁感叹“人生如梦,一尊还酹江月”,李白与友共饮“金樽清酒斗十千”,李清照临风独酌“三杯两盏淡酒”。

一位研究汉学的西方学者曾说 ,中国的文明史 ,几乎是蘸着酒写成的。而酒器,将这一滴滴蕴含着生命的精酿,汇入中华文化这汪深潭之中,让中华文化充满生机,焕发光彩。在酒器的推动下,不仅塑造出一位位生动鲜活的历史名流,更让我们海纳百川、有容乃大的华夏文明荡气回肠,香飘四溢!


本文参考文献:

[1] 周跃兵 .《韩熙载夜宴图》断代考辨——酒具、乐器、舞蹈及礼仪等考辨[J]. 美术教育研究

[2] 黄亦锡 . 酒、酒器与传统文化——中国古代酒文化研究[D]. 厦门:厦门大学. 2008

[3] 陈琳 . 中国古代饮酒器造型研究[D]. 南京:南京林业大学. 2009

[4] 桑颖新 . 试论中国酒具的发展及特色 [J]. 藏品鉴析

[5]百度百科. 酒器[EB/OL].https://baike.baidu.com/item/%E9%85%92%E5%99%A8


版权声明:部分配图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告知。